优好科技

我回家找到了那尘封已久的遥控器,然后被告知:缺一根连接线。

简介: 我回家找到了那尘封已久的遥控器,然后被告知:缺一根连接线。

写在前面:白犀牛从本质上可以算是通信行业"不知名"自媒体,一定程度上是赖以通信行业存活的,因此,过去以来,白犀牛的文章多是为运营商发声辩解、加油鼓劲。

)案例:有线宽带办理容易、退订难前两年中国移动在有线宽带上一直采用免费的策略,这本来是好事吧。

在其外呼业务员向我推销时,我当时家里已经有网了,业务员说没关系,免费装,还免费一年,不装白不装,到时不想用了,直接取消就完事了。

当时想着业务员也有自己的绩效要完成,而且,确实捡便宜心理嘛,试试呗,好吧那就装吧。

整个安装办理的过程,中国移动的服务非常到位,以至于我妈到处宣传移动宽带好,几次要亲戚朋友把家里的宽带换成移动宽带。

好了,一年过后,由于电信宽带我是一次包了好几年的,而且电信宽带确实稳定靠谱点(客观说,移动宽带质量也是不错的),既然移动宽带要收费了,二者选其一,我只好取消了。

于是,我打电话给10086,于是噩梦开始了。

电话中,移动客服说要带上当时安装宽带的所有设备,亲自到营业厅办理,才能退,而且必须是本人,或第三方经本人授权才能办理。

这个要求有点让人不爽,办理安装时,中国移动特别积极,一个电话就鞍前马后,第二天就直接上门安装了,取消时却要上营业厅,这是以服务著称的中国移动吗?

要求虽然让人不爽,但也算合情合理,自己薅的羊毛,含泪也要还回去。

于是,我把电视机顶盒、光猫等设备拆下来,赶赴最近的营业厅。

原因是,营业厅不对,没有办理这个业务的资格。

营业厅对了,但人不对,我不是"本人",当时办理这个业务时用的是我妈的手机号。

营业厅对了,我也把我年近七旬的老母亲带着了,但设备不全:缺一个机顶盒的遥控器。

我回家找到了那尘封已久的遥控器,然后被告知:缺一根连接线。

这时候我有点崩溃了,跟营业厅客服说,那我们不是押了120块钱么?

实在不行,我现场赔钱行不行?

必须把移动安装宽带所有的硬件准备齐了,才能办理取消,这是规定。

也就是说,理论上,如果要取消移动宽带、办理停机,差一个移动安装的螺丝钉都不行。

我乖乖地回家,在工具箱里随便拿了一根HIMI线,又赶赴营业厅。

然后,让我恨不得"原地"的事情发生了——在一番操作后,终于退订成功了,我妈的手机收到了退订的短信,120块押金也拿到手了,我们正准备走,这时候,营业员说:这堆东西不用回收,可以拿去丢掉了!

评论:君子爱财,不能取之无道客观地说,中国移动近年来有线宽带无论是市场规模,还是产品质量都取得了长足的进步——从2014年取得有线宽带牌照后,中国移动就开始持续投入,打造一张精品固定宽带网络,为人们更高效便捷的互联网服务。

到2016年10月,几乎是从零起步的中国移动宽带客户数达到7551万,实现了对中国联通的超越,位列国内第二;但中国移动没有停止前进的步伐,反而是一路势如破竹地逼近中国电信,到2018年10月,中国移动宽带客户数高达1.47亿户,超越了中国电信的1.43亿,正式成为国内固定宽带市场的老大。

与此同时,为了提升产品质量,中国移动开展了一场轰轰烈烈的网络质量提升专项活动——比如,中国移动累计投资上千亿元去建设基础网络设施,光缆网络建设规模总量超过1400万皮长公里,完成超过4亿家庭接入的光缆预覆盖;比如,提升体验,中国移动率先制定了"百兆普及,千兆引领"方针,开展城市千兆宽带入户工程,加快推进千兆小区建设。

但是,如果无论是市场规模,还是产品质量,其核心点都是为了给用户服务、带来价值,如果这个核心点丢失了,那么所作的一切都是徒劳。


以上是文章"

我回家找到了那尘封已久的遥控器,然后被告知:缺一根连接线。

"的内容,欢迎阅读优好科技的其它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