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好科技

经机关,犯罪嫌疑人刘某利用一个名叫“易码”的接码平台

简介: 经机关,犯罪嫌疑人刘某利用一个名叫“易码”的接码平台,的手机号和验证码,在淘手游、转转等APP上注册账号,假冒买家和客服,通过自行制作的转账成功假截图获取卖家信任。

如此低门槛、高便利的体验,着实吸引不少用户。

然而,黄岩的小王(化名)就因玩网络游戏图个方便自在,陷入一个买卖游戏装备的圈套。

这个案子牵扯出的“易码平台”,是目前全国最大的接码平台。

作为“网络黑灰产”的源头,“接码平台”是这类黑色产业的基础环节,连接着一条由卡商、接码平台方、号商、各类黑产从业者构成的黑色产业链。

“游戏迷”卖号被骗牵出大案小王今年二十来岁,是个“游戏迷”。

你在**平台上架的虚拟游戏商品已有买家拍下,请尽快打开一下链接,配合虚拟商品发货客服进行发货。

”在邮件下方,附有一个链接。

点开后,弹出一个聊天窗口,并显示一条客服发来的信息,“亲,买家已下单,系统成功查询到账,回复JY将为你进行发货处理。

经机关,犯罪嫌疑人刘某利用一个名叫“易码”的接码平台,的手机号和验证码,在淘手游、转转等APP上注册账号,假冒买家和客服,通过自行制作的转账成功假截图获取卖家信任。

这是一类使用物联网卡或未经实名认证的手机卡、接收短信验证码,用于注册网络账号的平台,能批量注册或绕开实名认证。

接码平台是藏在“杀猪盘”、网络裸聊、网络等网络黑产背后的上游技术平台,为网络犯罪活动了很大便利。

为卡商和用户架设“黑桥梁”根据“易码平台”线索,台州市、路桥区两级机关经过4个月专案,于2019年先后抓获张灏(化名)、桑鸿(化名)等犯罪嫌疑人12名,查扣“黑卡”10万余张。

他玩游戏时发现,每次用自己的手机注册游戏账号,常会收到骚扰短信,便跟网友“老板”说起这个烦恼。

当时,网友“老板”正在架构“易码平台”,可以无需实名注册的服务。

得知张灏大学毕业后从事过电商等网络工作,便邀请他来负责平台运营,答应给他20%的股份。

张灏很快接了这个活,通过运营“易码平台”,为黑产人员源源不断的手机号及验证码。

该平台将卡商和用户之间联系起来,卡商利用“猫池”设备,可以同时插入数十至上百张虚拟卡。

通过平台,把收到的验证码卖给用户。

接码成功后,平台会从用户账户扣钱,收的钱分卡商70%、平台留30%。

一开始,“易码平台”业务没什么起色。

5人被判刑据了解,使用“易码平台”无需核查真实身份。

多数用户通过该平台,从事游走在法律边缘的“网络黑灰产”。

就像开头提及的小王遭遇的网络,就是易码平台为不法分子帮助和便利。

经查明,“易码平台”共存有手机号码1880多万个,连接上游“猫池”窝点1900多个,用户注册量达170余万,对接验证码的项目48850个,是目前掌握的全国最大的接码平台。

考虑到部分涉案人员均无前科,有的刚大学毕业,有的还是在校大学生,路桥院积极贯彻落实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,秉持“教育、感化、挽救”的司法理念,综合考虑各人在共同犯罪中地位、作用、情节等多方面,最终对7名犯罪嫌疑人,作出相对不起诉决定。


以上是文章"

经机关,犯罪嫌疑人刘某利用一个名叫“易码”的接码平台

"的内容,欢迎阅读优好科技的其它文章